九卅娱乐官方网站
  咨询电话:13946202153

九州体育的免费影城

叶诗文重返巅峰要付出巨大代价 恩师准备好了“心狠手辣”_体育

    12月15日,叶诗文在200米混合泳比赛后。 本文图片 新华社“我今天本来的目标是进前三,但我还是对这个成绩很满意了,因为对手都很强大。”结束了200米混合泳的决赛,叶诗文说她游出了自己“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”。12月15日杭州短池世锦赛上,22岁的“老将”叶诗文挑战泳坛“铁娘子”霍斯祖。最终,“小叶子”在比赛中以2分05秒79的成绩位列第四,与站上领奖台只相差了0.25秒。“表现还是不错的,现在主要是自己想要而且自己喜欢,这样做事情就没有痛苦。”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,叶诗文的恩师徐国义对爱徒很满意。在这位带出过罗雪娟、吴鹏、徐嘉余等名将的金牌教练看来,现在的“小叶子”正在享受游泳本身的乐趣,“对于她来说只要开心就行,当然这个开心也是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的。”状态回升,预赛差点赢霍斯祖“我今天游得不错吧?”当澎湃新闻记者在运动员酒店大厅采访徐国义时,刚刚完赛的叶诗文走了过来,得意地问道。“还可以,仰泳游得不错,最后自由泳慢了。”徐国义的语气平淡而不乏严苛。“我最后自由泳放了。”叶诗文也不忘辩解一番。“小叶子”当天的状态确实不错。她在200米混合泳预赛中差点赢了霍斯祖,最终以2分06秒45的成绩排在总成绩第二,其中还在仰泳和蛙泳两棒上冲到了小组第一。但这位22岁的“老将”刚刚恢复训练不久,晚上的决赛她还是遗憾地与铜牌擦身而过。“我怀疑后面自己有点慢了,但最后还是没有放弃,可能在蛙泳上有些松懈,但自由泳发挥的还可以。”比赛结束后,叶诗文向等待在混采区的记者们评价着自己的表现。没能在家门口拿到一枚奖牌略有遗憾,但这已是叶诗文在短池上取得的最佳战绩。她透露,自己5个月前才开始归队,“那时候(7月)他们在准备亚运会,所以没有开始恢复性的训练。”“小叶子”坦言复出之路并不容易,尤其刚开始是一种近乎“绝望”的感受。好在她慢慢找回了那种熟悉的感觉,“近期去了一趟澳洲,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有氧训练,之后就开始跑站。”从今年11月的世界杯北京站起,叶诗文逐步复出。她先是在北京站获得了杭州短池世锦赛的参赛资格,之后又参加了东京和新加坡两站比赛,还在新加坡登上了领奖台。在新加坡站的比赛中,她在200米蛙泳中获得一枚银牌,并以2分18秒39的成绩可以排在今年短池的世界第二,距离全国纪录也只有0.3秒。叶诗文曾笑言蛙泳的提高与自己写的那本《跟着奥运冠军学蛙泳》有不小的关系,“我觉得就是写这本书的时候,自己从头把蛙泳技术再学了一遍,所以可能会有更深的理解。”清华读书让“小叶子”更淡然“表现还是不错的,现在主要是自己想要而且自己喜欢,这样做事情就没有痛苦了。以前这个训练是感觉很痛苦、是被逼着练的。”当叶诗文离开后,徐国义对于爱徒的夸赞就一股脑儿开始抛了出来。“现在对于她来说,训练是一种享受,比赛也是一种享受。她对于输赢也看得不是那么重,以前总是有种想赢怕输的心理,背着很大的包袱去训练和比赛,现在已经释放了。”徐国义对从小带大的叶诗文知根知底。爱徒这样巨大的转变,在他眼中与去清华上学不无关系。12月15日,叶诗文在比赛中。“我认为(读书)这个对她的转换还是有好处的,她现在看一切都淡然了。”连小叶子自己也说,现在的心态调整得挺好,但她更多把一切归功于自己的另一个父亲——徐国义。“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离开泳池,徐导让我去学校感受一下生活,我就真的就以为是感受生活,但他可能是让我规划一下接下来的人生吧。”徐国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叶诗文当年选择上清华大学是和自己商量过的,“我跟她说,‘你选择清华,选择法学专业,你就必须要读出来。’我问她:‘你能做到吗?’她说:‘能做到!’我说:‘那好。’”“其实她还有很多大学可以选择,当然有些大学会相对轻松一点。我就告诉她:你既然选择这个(上清华),那么你就要竭尽全力,和拿奥运会冠军一样。”话说的容易,但真要兼顾学业和游泳真的让叶诗文一度焦头烂额,何况她选择的还是中国最顶尖的学府。“人没有那么多精力,对于她来说还是很费劲的,如果在非比赛期间她就回去读书,如果有比赛她就要去训练。”徐国义不否认运动员其实不太擅长读书,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但他还是要求“小叶子”在清华这样的学府必须读出来,“她也很辛苦,但既然选择了,那么你就一定要把它读出来,不能半途而废,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。”在徐国义眼中,清华是叶诗文人生的又一条赛道。“我告诉她:‘你还是好好读书吧。’她给我说:‘读书还是比游泳轻松一点,游泳我想做还是能做到的,读书我不懂就是不懂啊,再努力还是不懂啊!’”徐指导笑着说道,对叶诗文的学习,自己的要求也不会松。要想奔向东京,那就准备受苦在旁人看来,复出不久的叶诗文在蛙泳上有着突飞猛进的提高,在混合泳项目上也逐渐恢复。可在严苛的徐国义眼里,她现在还属于“吃老本”的状态。“她以前的蛙泳就很不错,原来强就强在蛙泳和自由泳这后两棒上,而且本身底子就不错。”徐国义笑着说,这同样的话也曾告诉过叶诗文,“如果还想要更大的进步和突破还是要吃苦的。”即便要求从不放松,徐国义还是在各种细节中看到了叶诗文的进步,“她跟着我就练了两个多月,能到这种状态相当不错。”毕竟,叶诗文现在还处在跟着游、以恢复为主的阶段,并没有真正的进入到艰苦的训练状态。当然,这位名帅也深知,混合泳是一项非常辛苦的项目,不仅要同时兼顾四种泳姿,还要将技术与体能保持在最佳状态。因此,徐国义马上就要进入“魔鬼”状态,在接下来的冬训期间给叶诗文加量,“冬训不会再以调整为主了,那必须要受苦了,我已经跟她通过气了,我问她愿不愿意,她完全接受。”“愿意就好,只要心里不惧怕,只要喜欢,那就没问题。”对于现在的叶诗文徐国义很感慨,他并没有给徒弟过大的压力,“对于她来说不是一定要怎么样,只要开心就行。”徐国义口中的“开心”,同样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“不是说每天跟着混混就行了。只有努力付出了,取得好的成绩了,你才会开心呀。”他紧接着反问,“不努力,没有回报,你怎么会开心呢,再苦再累是为了什么呢?”而这些也正是师徒俩交心的话语。作为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位全满贯选手,人们依然对叶诗文抱有很大的期待。22岁的浙江姑娘也表示,自己的目标就是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,因此她继续暂停了清华的学业。“她已经和清华打好招呼了,争取东京结束(毕业),接下来的重心还要放在训练上。一旦有空就去读书,学分和学时还是需要的。”徐国义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。那个曾经的“天才少女”还能否重返巅峰?面对澎湃新闻乃至所有泳迷最关心的问题,徐国义笑着答道:“这个取决于她,也取决于我对她下手狠不狠。”“我们现在的社会太浮躁,我希望她能静下来,一旦她静下来了,做事情就会比较顺利了。”